阿萧。

『盾冬的小伙伴不要急我会更的』
【开学低产期】
找不到感觉了,写不出来。

【欧相】sad
是杀手au!
题目乱取的orz会有错字因为熬夜肝了好多
质量不OK但是能在去学校前赶上我死而无憾
不会写车我果然只适合写盖被子纯聊天那种文(其实里面也没有什么车)
我来丢人了顺便谢谢喜欢

其实这是一个后续,但是前篇在哪里呢?
在我脑子里!
放心我会补上的!!(大概吧)

其实有没有置顶都无所谓的吧?(划掉)


好!这里是烟萧叫我阿萧就行!

脾气好的一个人,但是经常丧,心思应该是比较细腻,容易胡思乱想,是有点玻璃心,占有欲强,不高冷好相处易勾搭,是个0。


刀系文手,文笔也不好,平时没啥灵感但是灵感来了就会爆肝,当然,后期没有灵感的文咕掉也会有,平时灵感全靠听歌,所以大部分文都跟歌有关系。(基本上是没有心水的歌=没有灵感)


爬墙挺快的,回坑几率也挺小的,但是万一呢?

目前在我英坑里凉快,下一个坑是啥还没想好。

本命相泽消太,cp主磕欧相/盾冬/伽小,其他杂食,基本无雷点,重点,磕了不代表会写。


想拥有列表,但是是个慢热型的人,话废但是会沙雕,初三狗,平时忙学业但是只要关系好,基本都在线。

实在不行我们做个无情的点赞机器也好。

企鹅号:2506301486

应该没啥了,就酱吧。


【欧相】我捡到的猫

*是猫妖相吧(设定是从小就能化成人形,人形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长大)

*ooc有,意识流有,bug有,原剧情衍生有,原台词出错有

*小学生文笔注意,语句不通顺可能有,错别字有

*我真的不晓得我在写什么,宕机产物吧

以上,接受的话,

下面请看九十岁老太太(是我啦!才不是欧尔麦特)唠叨(?)——


“我捡到了一只猫。”

昏暗的客厅里,沙发上的某第一英雄缓缓开了口。

“也是在一个雨天里……”

欧尔麦特望了望窗外阴沉的天空,灰色的街道阴暗潮湿,像极了记忆里的那个地方,他们相遇的地方。

一个金发的男孩在满是水洼的街道跑着,额前被雨水打湿的刘海紧紧贴在脸上,脏兮兮的衬衫被雨水浇湿,仅仅贴在身上。

“喵。”

树丛里发出了一声微弱的猫叫。

“嗯?”

男孩的脚步被这声猫叫打断了,一只浑身漆黑的小猫正用湿漉漉的眼睛看着自己。

那一刻,一块水润的黑宝石掉进了破涛汹涌的大海里,沉进大海,也沉进了他的心里。

不知为何,他萌生了想要将它带回家的想法,这个从小就充满正义感的男孩,竟觉得他们如此相似,没有个性,没有归宿,两个孤独的灵魂相遇了。

“要跟我回家吗?”

于是他笑了,蹲下身子,朝小猫张开了双臂。

“或许他是一个可以信任的人吧?”

小猫慢慢走到了男孩的面前,前爪轻轻搭在了男孩的手臂。

一颗石子掉进了大海,自己又何尝不是被海水所湿润。

“他陪我走过了很多个冬夏,直到……”

“所以,我要成为这根「顶梁柱」。”

少年说道,身体因为激动不断颤抖着。

躲在建筑物后的黑猫听到了少年内心深处声音,明明无个性却能说出这样的话,该说他傻吗?

“但是他在努力的话,自己也要努力啊。”

黑猫不见了,一个留着长发的黑发少年打了个哈欠,离开了刚刚藏身的地方。

只有这样,才能与他并肩吧。

欧尔麦特的猫消失了,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,连欧尔麦特也不知道。

“之后经历很多事情啊,因为某些原因,我出国了一段时间,很多事情填充了我的生活,很多令人头疼的事情也接踵而至,我也逐渐忘记了要找我的猫。”

“不过啊……”

不过,我在登上飞机之前,看到了一个少年,他留着至肩的长发,乱糟糟的黑发随意披在肩上,冷漠的眸子一直在看着我。

像极了我家的猫呢。

欧尔麦特顿了顿,看了看对面沙发上沉默不语的青年,起身走了过去,坐到了他身边,十指相扣,青年的指腹轻轻摩挲着他的手背。

“然后呢?”青年开了口。

“然后?然后啊……”

“然后我就回国了。”

回国后也发生了不少事情,NO.1英雄的回国引起了不小的轰动,在雄英就职教师的事情也是惊的社会抖三抖。

虽然很麻烦,但是欧尔麦特也完成他回国的目标之一了。

那个留着乱糟糟的长发的少年,时隔多年想要找到一个人,着实不容易,但是没想到在进入雄英的第一天,他就找到了。

“因为相泽君标志性的死鱼眼和长头发呢。”

欧尔麦特笑了笑,但是很快,他眼神里的光就黯淡了下来。

“对不起啊相泽君。”

相泽消太撇过头,疑惑地看着突然道歉的欧尔麦特。

“为什么?”

“因为USJ事件吗?”

“相泽君怎么记得……”欧尔麦特惊讶地看着面无表情的相泽消太。

“……可能是因为,太疼了吧。”低沉的声音里听不出一丝喜怒,“只是模模糊糊记得一部分而已。”

欧尔麦特没有说话,只是低垂着头。

USJ发生的那一天,相泽消太站在门前,看着大批大批被传送来的敌人,心里一紧,在场的老师只有两位,怎么可能应付这下面黑压压一片的敌人。

但是总不能让学生直面如此多的敌人啊。

黑色的身影冲下高台,钻入黑压压的敌人之中,一个人开始战斗。

“啊……欧尔麦特不在啊。”

轻飘飘的话语落入相泽消太的耳朵,沉重地压在了相泽消太的心上。

他们的目标是欧尔麦特。

雄英一部分教师已经知道了欧尔麦特的身体状况,自己刚好是这部分的一员。

“决对,不能倒下。”

蓝发青年冲了过来,口中喃喃着数字,不详的预感油然而生。

事实证明他的预感没有错,那个人发现了自己个性的秘密。

那人手掌接触自己手肘的地方开始破碎,手肘皮肤破掉的地方火辣辣的疼,撕心裂肺。

“真帅啊,真帅啊。”

“不过,我不是头目哦。”

身后的庞然大物安静地看着不断喘气的相泽消太,抬起了手。

“不能……倒下啊。”

血液四溅。

“就此倒下的话……”

咔嚓。

完好的手臂传来刻骨锥心的疼痛,刺激着相泽消太摇摇欲坠的意识。

“啊……游戏结束了,我们回去吧。”

“对了,在此之前。”

“就先把那所谓的「和平的象征」的矜持……”

“稍微……捏碎一点再回去吧。”

模模糊糊听到耳边细微的风声,模糊不清的意识突然清醒了。

他要对学生下手!

说不上是什么在支撑着他,但是那挣扎抬起头释放的个性确实是救下了那名学生的性命。

“……”

“你真是够帅的啊。”

“Eraser·Head。”

砰。

失去意识前,相泽消太听到一声巨响,说不上理由,但是,他觉得就是他。

没有理由。

“我救下的那名学生叫什么?”

“是叫蛙吹梅雨,是A班的学生哦。”欧尔麦特倒了杯热水,递给了相泽消太。

相泽消太接过了杯子,一言不发地小口喝着。

“欧尔麦特先生找到他的猫了吗?”

“我的猫吗……找到了哦。”欧尔麦特愣了愣,苦笑着说道。

不过,他不记得我了。

后半句没有说出的话语被欧尔麦特咽进了肚子里,他温柔地看着眼前双手捧着杯子的长发青年。

“谢谢欧尔麦特先生,这几天以来都陪着我。”

“啊相泽君不用感谢我的,这是我应该做的。”欧尔麦特笑着摸了摸后颈,一丝苦涩在心里蔓延开来。

看着相泽消太走进房间的背影,欧尔麦特还是不禁问了出来:

“相泽君……真的不记得以前的事了吗?”

“……嗯。”

相泽消太的动作顿了顿,随后关上了房门,客厅里只剩下欧尔麦特一人坐在沙发上。

过了许久,金发男子推开了房门,一只黑猫正窝在床上睡得正香。

轻轻坐在床边,手轻柔地抚摸着黑猫的脊背,眸子里的大海无比平静。

“你还是没有记起我啊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END.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没写出来感觉,反正就,emmmmm剧情补充一下吧就是相泽消太在USJ中脑部受伤严重,出现了暂时性失忆,欧尔麦特在这期间帮忙恢复,讲讲以前的事情

反正我瞎写的估计也不会有人喜欢,就酱吧

不过谢谢喜欢的小可爱鸭——啾咪!

【欧相】秋雨

【欧相】秋雨

*我也不知道这算是糖还是刀,我尝不出味道了哭(其实还好不是很虐?)

*文笔辣鸡!ooc有!狗血有!(其实我也不确定有没有)

*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,大脑宕机产物

*标题我瞎取的

*私设欧相交往并且同居中

以上接受的话——start!


“相泽君,我们……”

一片云静悄悄地遮住了太阳,整片天空被染成了浅浅的橘红色,干枯的树叶被风轻轻卷起,在空中打个旋儿,喀沙落了地。

相泽消太静静盯着眼前枯瘦的男人,夕阳给他金黄的头发渡上一层橘黄,男人不停地绞着手指,嘴张张合合,却没发出一点声音,相泽靠在树干上,等着他继续说下去。

风缓缓吹过,撩动了相泽消太额前的刘海,也将小得不真切的话语送进了自己的耳朵里。

“相泽君,我们……”

“我们分手吧。”

“诶你听说了吗?”

“你是说相泽老师和欧尔麦特的事吗?听说了听说了!”

“怎么回事啊……两个人之前不是还好好的吗?”

“不知道诶……”

从走廊上一路走来,类似这样的对话相泽消太已经听了不下十个,相泽有些头疼地拉开办公室的门,有气无力地走到自己的桌子前坐下。

距离欧尔麦特提出分手已经三天了,鬼知道那天下午放学后他们在校园里的事情是怎么传开的,反正现在学校里算是师生人人皆知了。

接收着办公室里全体教师同情又好奇的目光,相泽消太感觉头又大了一圈。

“早上好啊各位。”

门口响起了熟悉的声音,欧尔麦特脸上带着标志性的微笑出现在了办公室门口,大踏步进了办公室。

相泽瞥了一眼欧尔麦特,便将视线转移到亮着的电脑屏幕上,十指哒哒哒在键盘上飞速敲了起来,却刚巧错过了电脑后欧尔麦特看往这里关切的眼神。

当墙上的时钟准确指向某个时刻,相泽消太滑动了下鼠标,看着桌面上提示的“保存成功”,慢慢拉开抽屉,抽出压得皱巴巴的睡袋,起身向办公室门口走去。

路过欧尔麦特身边时,一阵熟悉的气味钻进了相泽的鼻腔,深陷的眼窝似乎更加憔悴,不小心落入视野的金黄略显黯淡。

“但是跟自己似乎已经没有关系了。”

自从相泽消太答应了欧尔麦特分手的要求后,他们除了工作需要时,没有再多说过几句话,陌生得就像陌生人一样。

生活像是饶了一大圈,然后,又回到了起点,一切都没变,但一切都变了。

“Eraser!”

靠着墙壁缩在睡袋里迷迷糊糊要睡着的相泽吓地打了个激灵。

“……什么事。”

“Eraser,早班会已经结束了!下节课是我的课,我怕把你吵醒……”

一个眼刀飞过去,麦克识相地闭了嘴。

相泽揉了揉还有些昏沉的脑袋,缓缓站起来,卷起了睡袋,打着哈欠向教室门口走去。

“喂!Eraser,你真不打算挽留一下吗?”

相泽的脚步顿了顿,因为背对着,麦克看不到他的表情,但相泽只是沉默不语,良久才迈开步子离开教室。

“是啊,要是自己当时挽留一下又会怎样?”

相泽消太这样问自己。

如果他执意要离开,无论自己怎么挽留结果其实都只有一个,多余的挽留只会是无意义的举动吧,相比之下还是爽快地答应才显得正常。

相泽拉开办公室的门,重新打开了电脑,点开了上午未完成的工作。

已经离开了,但生活还是要照常进行下去。

“相泽老师,下班了哦?”午夜叩了叩桌面,抬眼看了看窗户外面阴沉的天空。

“……我又睡着了吗。”相泽一边揉着酸涩的眼睛,一边坐了起来。

“是的,相泽老师也准备准备吧,我们都要走了。”午夜笑着点点头,“回去以后要注意休息啊,这几天相泽老师你犯瞌睡的次数可是直线上升呢。”午夜狡黠地眨了眨眼睛,便走出了办公室,还不忘向相泽挥挥手。

不得不承认午夜的话不无道理,本就睡眠浅的相泽消太已经连着两天都没能合眼了,今天更是在早班会的时候睡着了。

“果然还是快点回家休息吧。”相泽消太默默叹口气,环顾了一下空荡荡的办公室,喃喃道。

相泽打开门,意料之中的黑暗和冷清。相泽低头看了看玄关处的两双拖鞋,心里不知怎么有一丝酸楚。

从欧尔麦特提出分手的那一天开始,欧尔麦特就没有再回来过,他的东西也一个不少的摆在原位。

他还没有来取东西啊。

还是说……不屑于取了呢?

相泽垂了垂眼,缓缓将另一双拖鞋放在靠边的位置,径直回了房间,再出来时身上已经换好了家居服。

“果然取消晚饭还是不行啊……”强烈的空腹感驱使着相泽向厨房走去,“随便吃点东西吧……”

今天是不可能自己做饭了。

“相泽君不好好吃饭可是不行的啊。”耳边仿佛还回荡着那人轻快的声音,深蓝色的眼睛里满是温柔,“如果你不想做的话,我做给你吃吧。”

骗子。

相泽摸了摸后颈,打开了冰箱门,在一堆蔬菜肉类中翻找了半天,没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,相泽悻悻地关上了冰箱门。

“相泽君怎么又在吃能量果冻?从现在开始我都没收了,直到相泽君学会好好吃饭为止。”

啊……好像是那个时候家里的所有能量果冻都消失了。

“还是饿着肚子算了。”

有些郁闷地这么想着,相泽走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下。

临近傍晚,本就阴沉的天色像是随意涂抹了几笔浓墨,渐渐晕染开来,客厅拉着窗帘,本就不充足的光线显得更加微弱。

相泽消太窝在沙发上,被柔软的沙发垫包围着,听着窗外呼啸的风声,轻轻阖上疲倦的双眼。

太安静了。

相泽不由地想,但是在他没有搬进来之前自己不就是这样生活的吗。

相泽伸手摸了摸沙发,但是什么东西也没摸到。

这时相泽消太才想起来,客厅里备的眼药水昨天用完了,但是自己随身带的眼药水落在了学校。

相泽叹了口气,站起身走向了玄关,

“……顺便买瓶安眠药吧。”

相泽现在十分后悔,不仅后悔他没带雨伞就出了门,而且后悔他只穿了一件不算很厚的毛衣。

深秋的雨,还是很冷的啊。

秋风呼啸而过,吹起了相泽消太的发丝,带走了身体里所剩不多的热量,一股寒意渐渐从后背蔓延开来。

雨水倾倒在屋顶上,顺着房檐滴滴答答落下,在小水洼里炸开,皱了相泽在水中的倒影。

相泽看着愈发灰暗的天空,皱了皱眉,密集的雨点不见一点稀疏的趋势,思考了片刻,毅然走出了那片小小的屋檐。

再等下去也是浪费时间。

……毕竟没人再会来给你送伞了。

到家的时候,相泽消太就像是刚从水里爬出来的一样狼狈,雨水打湿了黑发,顺着一缕一缕的发丝滑落,滴答滴答滴在地板上。

相泽嫌弃地捋了捋被水打湿此时正贴在身上的头发,把沾满水的袋子随手一扔就走进了浴室。

等相泽从浴室里出来时,外面的天早就黑的彻底了。

早早休息的计划就这么泡汤了。

相泽叼着一袋果冻站在窗边,不断用手揉搓着包裹着头发的毛巾,眼神不时飘向窗外那抹黑色。

屋内的灯散发着柔柔橘黄的光,床头一杯水缓缓升腾着热气,几片白色药片静静躺在桌面上。

为了能够保证睡眠,相泽特意多增加了剂量。一杯水下肚,寒意被驱散不少,渐渐暖起来的身体渐渐放松下来。

相泽静静盯着窗外愈下愈大的雨,房间只有雨水冲刷玻璃的声音。

“相泽君。”

耳边仿佛还有那个人温柔的声音,轻轻叫着自己的名字,高大瘦削的人躺在自己旁边一脸笑意地看着自己。

没了他的房间竟这么冷,冷得好似秋雨。

眼前的事物渐渐模糊,双眼缓缓阖上,坠落进一片黑暗的梦境。

身边窸窸窣窣的声音,拉回了相泽模糊的意识,眼睛勉强睁开一条缝,一个朦朦胧胧的高大身影站在床边,不知在忙活什么。

……一定是发烧了,才能看到如此逼真的幻影。

相泽消太昏昏沉沉地想,但是他似乎没有意识到,自己是真的发烧了,知道一条冰凉的毛巾搭在额头上,他才惊觉这一切都是真的。

“你来干什么?”

欧尔麦特一低头就对上了相泽消太毫无波澜的眼睛,一时间竟有点心虚。

“我……我看消太你好像发烧了,所以我”

“是来收拾东西的吗。那就快点收拾。”

男人支支吾吾的解释被打断了,呆呆地站着不知如何是好,“相泽君我……”

“请您快一点,我现在很难受所以想要休息。”

“还麻烦您快一点了。”

相泽闭上了双眼,房间里一时没人,外面似乎还在下午,房间里只有哗哗啦啦的雨声,一阵脚步声,接着,是一声咔嗒的关门声。

相泽消太没有睁眼,头疼一阵一阵刺激着神经,但比不上心里那个空荡荡的洞的钻心剜骨,一滴透明液体悄然顺着脸颊滑下,不留痕迹地滴落在枕头上。

他走了,在一场秋雨里真正的离开了。

秋雨,席卷了夏天的所有热情,也带走了欧尔麦特在相泽消太生命里留下的所有痕迹。

小剧场:

突然门被大力打开,巨大的声响吓得相泽猛地睁开了眼。

“相泽君你听我解释啊!”

“这件事真不是我本意啊!”一个人猛地扑到床上,死也不肯起来。

“是五天前你没去的教师聚会,大家吵嚷嚷非要玩真心话大冒险,我输了后麦克老师和午夜老师集体出的这个主意,要我和你分手一周……”

“所以呢?”相泽的声音不愠不火。

“大家那时候都喝醉了我就答应了,结果……麦克老师他竟然录了音……”欧尔麦特低着头,不敢抬头直视相泽消太的眼睛。

“出去。”

“诶?”

“出去!”

于是欧尔麦特一脸懵的被丢出了房间。

最后他们和好了吗?据某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雄英西兰花同学说,两个人是和好了,但是……欧尔麦特似乎付出了非常“沉重”的代价呢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END.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我的妈总算赶在开学前一天晚上肝完了´_>`

我发誓这是我写文体验最差的一次´_>`我在写什么东西哦凑´_>`这种东西没人喜欢也是很很很正常了´_>`

下一篇欧相不知道又要拖到什么时候了……

总之谢谢喜欢?(你说的好像有人喜欢一样)

【夏萧】吻

*不知道算不算占tag但是先致歉!!!不行的话会删tag的!!!

*是送给夏天的文

*是我和夏天的文

*短小细预警!

*为了方便,我简称萧,夏天简称伊,并且这里我身高173cm,夏天的身高为185cm。

*不会写文就这吧

*滑稽保命滑稽保命






清晨的风徐徐吹过,吹起窗帘的一角,悄悄打个旋,又撩起了站在窗边那人的发丝。

“你怎么又在抽烟?”

背后冷不丁响起伊的声音,一如既往的不高兴。

每次自己抽烟的时候那人总是会不高兴啊。

萧苦涩地抽了抽嘴角,干涩发紧的喉咙里竟挤不出一个字,只有嘴角僵硬的苦笑。


萧趴在窗边,还没抽完的烟被身后的人抽走,却依旧不理不睬,双眼盯着青白色的天空,目光毫无目的地游走在远处的景色。


身后没有传来想象里离开的脚步声,这份安静,重重敲击着一颗不安的心,但是伊迟迟没有离开,好像自己背后根本没有人一样。


没有人。

这个词一出现在空空荡荡的脑海中,心脏没来由的一阵抽痛,胸腔里被苦涩充填着,肿胀不堪,似乎连空气都变得粘稠,难以吸进肺里一样。


突然,左臂被一只修长的手拉住,往后一拽,突然的袭击,让他失了重心,不断后退着,直到被一个温暖的怀抱包裹住。


“戒烟吧。”

萧惊愕地回过头,伊的语气中满是担忧,但他掩饰的很好,用略微清扬的语气盖住了对恋人的关心。

啊,不,不对,已经是,曾经的恋人了。


苦笑再次攀上嘴角,萧甚至能从对方清澈的眸子里看见自己僵硬的嘴角,和对方眼里一闪而过的担心与悲伤。


伊看到了自己的爱人的痛苦,但是自己无法做出回应,那只会叫人更失望啊……


即使会很痛苦,但是希望最后你能理解我,要忘了我,快乐的生活,还有最后……


突然一只冰凉的手贴近了他的唇,一张他无比熟悉的脸凑到了他面前,他日日夜夜都想着的人打断了思绪。


即使隔着一只手,伊似乎也能感受到萧嘴唇的温度,暖暖的柔软,是宝藏,可惜将不再是属于他的宝藏。


让我再多看你一眼吧。

这么想着,伊的凝视着爱人的脸,萧紧闭着双眼,那双金色的眸子被眼睑紧紧覆盖着,浓密的睫毛轻轻地抖动着。


无色的液体从眼角滑落,无声滴落在地板上,也重重滴落在伊的心上。


这个吻结束了,就像来的时候一样突然,萧挣脱他的怀抱,又走回了窗前,只留给伊一个有些寞落的背影,齐肩的棕色长发随意散在背后,被风卷起,又轻轻落下去。


“再见。”


良久,伊才听到自己恋人的声音。


“……再见。”

“还有,单身快乐。”


身后传来关门声,整个房间只剩下萧,转身离开窗户,慢慢爬上床,床上似乎还留着他的味道,那个熟悉,令人安心的味道。


……


“诶?那个是我的杯子啊?”

“啊?抱歉抱歉,不小心拿错了,你不介意吧?”

“啊……没什么没什么。”


记忆里那天他的笑颜好似天神下凡般惊艳,伊温温润润的嗓音早已印在自己心里。


……


“你是第一次接吻吗?”

“……很奇怪吗?!”

“没有没有,其实我也是第一次。”


那是他们第一次接吻,两个人接吻技巧都很生疏,或许不是很舒服,但是都很高兴,因为他们属于彼此。

伊还说要记自己面红耳赤的样子一辈子,但是自己又何尝不是将他的笑容放在心底最柔软的位置呢。


……


房间渐渐变暗,一天竟在回忆度过了。

萧下了床,望向窗前的位置,那是他们最后一次“接吻”的地方。

良久,收回目光,慢慢踱步出了房间,只剩清冷的月光撒在窗前的地板上。







数年后,一座坟墓前站着一个有着金眸的人,棕色的长发被随意绑在脑后,微风吹过,撩动了他的发丝。

良久,他弯腰将洁白的花束放在墓碑前,然后轻轻在墓碑表面落下一吻。


“再见,晚安。”

我的爱人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End.


最后艾特一下帅气的夏总! @乳酸夏衫


(最最最后,因为盾冬的bad guy关注我的小可爱不要慌我马上滚去更第二章呜呜呜)


【盾冬】bad guy()

*蛇盾出现!

*注意!是蛇盾×A4冬!

*接A4

*意识流注意,我流注意,ooc注意,文笔辣鸡注意,bug多注意

*不喜退,雷退


enjoy→→→



自从那场生死之战之后,世界如一汪清水,波澜不惊,像是陷入沉睡般的宁静,哪怕只是暂时的,但是每个人都在抓紧时间修养,更别提那消失的一半人口。

也许只有在这个时候,才会出现狮子和鹿的和谐吧。

但修养的人里,并不包括Bucky。

一场大战以后,这匹白狼应像战前那样,休闲自得地在瓦坎达享受生活。

Sam以刚拿到盾牌不够熟练为由把他留在了复仇者联盟里,每天都要和Bucky打一架,说是“实战演练”。

但这不是破坏他宁静生活的主要原因。

如果仅仅是Sam,或许这种生活也还不错,可不仅仅是Sam,还有他的噩梦——九头蛇。


那一天Bucky刚从复联大楼里走出来,想要去对面的水果店买上几斤李子的时候,不经意瞥到了一个黑色的背影。

Bucky绝不会认错,那个背影早已经深深烙在他的灵魂里,那是Steve。

这一眼,似乎空气都凝固了,温度直跌零点,毛骨悚然的感觉不断冲击着大脑皮层。

黑色的衣服,背后印着一个巨大的红色图案,虽然仅仅是一眼,那令他至今都无法忘记的图案,九头蛇的标志赫然显露着。

没来得及多看一眼,那个黑色的背影便隐匿在人群中了。

这件事Bucky没有对任何人说过,包括Sam,也包括Steve Rogers,他的美国队长。


深夜的风带着寒意,在寂静无人的公园里肆意穿梭,一个明亮的路灯下的长椅上,Bucky凝视着握住易拉罐的指尖出了神。

“我准是看错了,Steve怎么可能会效忠于九头蛇?况且还那么年轻。”

Bucky自嘲地笑了笑,最近自己到底是怎么了,不仅出现幻觉,竟然还认为那是正义的美国队长。

Bucky将罐装咖啡的最后一口送入口中,从椅子上起身,远远地掷向垃圾桶,然后转身离开。

身后并没有传来理应有的物体碰撞的声音,夜色中只有风的声音,还有无声的危险。

Bucky没有停下脚步,也没有回头,似乎他并没有注意到这些,但他浑身的肌肉早已经绷紧,注意力也开始高度集中。

“嘿,随手乱扔垃圾可不好。”

从背后传来的声音不断冲击着他的听觉神经,迫使他停下脚步。这声音Bucky再熟悉不过了,低沉磁性,有点不同的是,这个声音多了份慵懒。

不等Bucky扭头,对方已经走到了他面前,似笑非笑地凝视着他的眼睛。

那个人穿了件白衬衫,配了条深蓝色的牛仔裤,令Bucky大吃一惊的是,那张似笑非笑的脸,竟然和Steve的一模一样。

他对于Bucky吃惊的表情似乎感到很满意,眯了眯眼睛,将脸凑到Bucky面前,不慌不忙地开口:“你好,James Buchanan Barnes,或者说,Bucky,初次见面,我是Steve Rogers。”

昏暗的路灯下,那张俊美无比的脸就那么静静地盯着自己,一双红眸像蛊惑人心的红宝石,摄人心魂,却又深邃地望不见底,所有情绪隐匿于深处。

Bucky像是突然惊醒了一般,一拳挥向那张脸,Rogers没料到Bucky会出拳,几滴鲜红的液体滴在洁白的衬衫上。

“你不是Steve Rogers。”

Steve的眼睛才不是红色,那片如海的蓝,无波无澜,像极了一个宁静的港湾。

可惜那不属于他。

一丝落寞在眼底的阴影里窜过,不过还是被Rogers捉住了。

这可是个好兆头。

Bucky可不想在这里继续待下去,尤其是要面对一个和Steve有同样面孔的疯子。

在Bucky转身的一瞬间,一支针头刺破了他的颈部的皮肤,一些透明的液体被快速地推入他的血管。

想也不用想,那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。

整个世界都开始扭曲,双腿也渐渐变得沉重,在坠入梦魇泥潭前的最后一刻,Bucky听见了那个带着笑意的声音。

“晚安,my Bucky。”


过去,早已融于泥潭,化作Bucky的一部分,蛰伏在黑暗中,渴望着一个机会,一个击垮这个残破不堪的灵魂的机会。

一束强光刺破的泥潭,刺目,明亮,且炽热,仿佛想救Bucky于水火之中。

“Bucky。”

深陷梦魇的痛苦并不好受,这熟悉的声音让这个即将溺水的人抓住了最后的救命稻草。

“Bucky,我带你回家。”

“回到真正属于你的家。”

意识朦胧间,耳边传来了厚重的翻书声,烙印在灵魂深处的那十个单词,唤醒了Bucky意识底层的野兽,那个嗜血无情的杀手,冬日战士。

疼痛刺激着神经,因痛苦分泌的汗水不断滑过Bucky的脸颊。

Bucky紧闭着双眼,他知道此时站在他面前的人是谁,那张他不愿面对的脸,无法逃脱的现实,以及了无牵挂的未来。


“或许,忘掉那个布鲁克林的小个子才是最好的选择。”


“早上好,士兵。”

Rogers眯着眼看着眼前安静的人,眼里多了抹笑意,他只需等待,等待着他的Bucky的回归。

那个独一无二的,唯属于他的Bucky。


垂在阴影里的手指动了动,沉睡野兽苏醒了。

“愿意遵从。”

那双绿眸再睁开时,温和消失殆尽,仅剩那抹锋利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TBC.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蟹蟹喜欢鸭!

但别爱我,没结果

我是个鸽派写手(明示👀)


如果在过去和未来中选择一个,你会选择哪个?

稀里糊涂的短打摸鱼
溜去码情感商店orz


谢谢喜欢哟(灬ºωº灬)♡

路都不好走,人生都是坎坷的,我是,你也是,你弟弟们也是,所有人都是。

日常表达不清晰´_>`
因为快要开学而进入低产期´_>`(你没有高产过吧?!)
写了一半的文结果和一个太太撞梗了orz

在这里唠唠中间少的六年。
汉克和康纳一直在坚持拜访别人,但是六年后的某一天的一个案子,汉克替康纳挡了一枪,因为各种原因(额我不说大概都懂)没能挺过来……

好了好了溜了溜了,尽可能去赶系列去。

谢谢喜欢哟!(◦˙▽˙◦)

【警探组】情感商店·关心

有小可爱说字体太花太模糊(这个我拼图也拼了好久orz)了所以我再发一个不模糊的字体不花的(◦˙▽˙◦)
ooc错字受的流水账´_>`
如果有喜欢的话,谢谢!!(◦˙▽˙◦)